作者归档:米粒

谁才是谁的蝴蝶夫人?

由美籍华裔作家黄哲伦于1986年创作的话剧《蝴蝶君》,英文原标题就很有意思:”M. Butterfly”。故事的主角之一是法国人,所以这个M,既可代表法语中的Madame,也可以是Messieur。于是,该剧对两性关系的思考,自然比本身猎奇的故事要值得说的多。

几年前第一次看时是看的柯南伯格的电影版,自然关注点放在了匪夷所思的剧情上。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和自己的伴侣相处二十几年,同床共枕之后甚至还有了孩子,竟不知道对方的男儿身?堂堂间谍部门,竟然需要用这样一个随时可能戳破的谎言,来栓牢一个早已不任要职的法国外交官?男主角Rene到底是不是异性恋,还只是坚持不愿出柜的同性恋?所有的这些疑惑,相信每个观众心里都有一杆秤,但这个听来天方夜谭的故事的确是改编自轰动一时的真实事件的。

继续阅读

走不出悲伤的人

这是一部非常“丧”的电影。时隔四五个月终于下定决心重看,还是被悲哀击溃。

故事是很典型的美国独立电影感觉的:Lee(卡西·阿弗莱克)独居在波士顿做公寓大楼勤杂工,得知哥哥Joe(凯尔·钱德勒)因心脏疾病去世的消息,他驱车赶回家乡曼彻斯特。Joe的16岁儿子Patrick(卢卡斯·赫奇斯)的监护职责同时也落在了Lee的头上,需要他一并解决。其实最早在圣丹斯首映后看到这个剧情介绍的我,内心是拒绝的。这种中产疗伤电影,主角无非就是以下几种情况,1和前任重修旧好,2遇见新的爱情,3和侄子冰释前嫌,甚至4得到上帝的救赎。有太多太多这样的电影了,多到觉得没有再看的必要。而看毕才知道这部《海边的曼彻斯特》是完全相反的:走出过去、遇见新感情、冰释前嫌这里一个都没有,它说的是一个被悲伤击垮再也回不去的人,它说的是一个活着仿佛死了的人,它说的是死亡的力量——死亡不仅带走生命,更给生还的人留下痛苦,而这痛苦可以有多大呢?

继续阅读

[戛纳2016]《小姐》

《小姐》(2016)dir. 朴赞郁


朴赞郁的《小姐》改编自莎拉·沃特斯的原著《指匠情挑》,幅度比较大,把整个故事的背景设定在了日占时期三十年代的韩国。故事变成是说一位年轻的少女(金泰璃)受雇到一位富有的日本小姐(金敏喜)家中当女佣。后者在一座巨大的庄园内生活,并受专横的叔叔看管,计划日后与叔叔成亲。女佣于是和一个假扮日本伯爵(河正宇)的骗子一起为小姐设下了圈套,想要侵占她名下的大笔财富。没想到套中还有套,意外的是小姐和女佣还坠入了爱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