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线叙事的野心

《真探》Episode 1&2,凯瑞·福永,2014 by TORO

p2166507214

《真探》的双线闪回叙事让我想起了芬奇的《社交网络》。在《社交网络》中,由三场并不是同时发生却正在进行中的听证会产生的闪回片段构了整部片的主线叙事,就像《真探》中由两个黑人警探分别对Marty和Rust的进行调查访问产生出Marty和Rust对1995年的回忆。如果把时间线看作一个空间,那么1995年的回忆是完全三维立体的,填满了丰富的细节和情绪;而2012年的“现在”却是二维的,场景被限制在室内,时间维度也被限制在两段审讯之内,在那个房间以外的事,即是剧迷们常说的“坑”,也就是悬念。
如果这只是个普通的倒叙,倒也没啥特别。HBO看中《谋杀》编剧之一开创的这部剧显然也并不是仅仅想复制《谋杀》。在《真探》的双线叙事中,最让我兴奋的是2012年新案子的出现。本来只是在Marty和Rust的回忆中寻找1995年的凶手,可如今极高模仿度的凶案发生,从未公开的档案被毁,1995年的凶手或许已被处死,那2012年新案子的凶手究竟是谁?
或许大家都注意到了两个黑人警探对Marty和Rust审问内容上的偏差,在审问Marty时,大多问的是“Rust这个人怎么样”“Rust是如何办案”“Rust…”;而对Rust提出的问题也都集中在Rust身上,“死去的女儿”“婚姻”以及“酗酒”“幻觉”等很个人的问题。或许大家也注意到在第一集最后,当两个黑人警探把2012年凶案照片拿给Rust看后,其中一个黑人警探没能沉住气,脱口说出【你消失了整整八年】这样极具怀疑指控性的话语,之后被另一个黑人警探打断。
所以在2012年,Rust成了凶案的最大嫌疑人。那么真相的可能性就可以分为【是他】/【不是他】。如果凶手不是他,那么真相又可以分为【同一个凶手】(即1995年他们抓错了人)/【另有其人】(即1995年的回忆中暗藏了另一个潜在凶手)。

然而这并非一部将重点放在案件上的侦探犯罪剧。两集下来,剧集把大量笔墨都用来刻画两个主角Marty和Rust,双线叙事不仅给案子带来更多悬念,更是把两个人的性格和内心活动变成了一张巨型拼图。尤其是Rust,他是如何从一个失去家庭的瘾君子,熬过四年的卧底生活,成为一名高智商冷面神探,然后又消失了八年,最终“找到了自我”?而Marty又是如何被案件影响,以家庭为借口在外偷吃,最终为何和Rust闹翻,成为如今的保安公司职员?是什么造就了一个人在一个特定时间点的多重性格?也就是说,在1995年回忆和2012年的现实反差之下,《真探》最大的谜题不再是【谁是凶手】,而是这两个角色之谜,人心之谜。
除此之外,该剧的制片人也是HBO小众文艺剧《忧愁河上桥》的制片人。在《真探》让大家过目难忘的片头中就会发现,角色的剪影是由环境构成,因此这部剧其实仍然沉迷于刻画某个特定时期的美国南方,以及当时的自然/社会环境对个体的影响。从摄影也能看出这一点,虚化近景中的人物,突出远景,普通的蓝色房子,或升腾而起变化无穷的群鸟。

所以《真探》就算案子本身并没新意,且从第二集看来,剧集将按照这种双线闪回的叙事结构进行下去,我们只能继续在两人的回忆中寻找蛛丝马迹。但两个时间线,两个案子,两种生活以及两种人格为剧集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犹如《迷失》的闪回结构,以及对人物的细腻刻画,对丰富细节的把握,对气氛情绪的营造,更不用说表演和摄影,这些都是成为佳剧的潜力。而利好消息是,只有八集,避免了大坑。

双线叙事的野心》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