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了氣

《精疲力尽》dir. Jean-Luc Godard. by 肥内

p760656250

當我們看到米歇爾對著鏡頭講話、看到派翠西亞在大街上疑惑的表情忽左忽右地跳接、當持續的長拍鏡頭變成「輪椅」視點、當米歇爾與派翠西亞在公寓裡進行一連串無意義的對話時(同時時間進程與剪接邏輯成了兩相對位關係時)、當我們看到梅爾維爾現身片中飾演一個跟他私底下沒太大差別的人物時,還有路上望向攝影機鏡頭的那一刻時,我們知道,在這個平凡的「法外之徒」的故事背後,一場革命正在進行。好吧,倘若它真的沒有喚起一場革命,至少,也是一個新的(創作)思維的激盪。然而,高達,恰恰是利用了這部影片,將影史畫成兩個部分:高達之前以及高達之後。
但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尋的。那些過去的影片,在電影資料館內放映,在這些「電影資料館小孩」眼裡,所有的影片都是影片,不分新舊、不分高低。一切都盡收這些小孩的眼裡。他們如同小孩一般稚氣地將這些單純思維還原到銀幕上。米歇爾的叨叨絮絮不是一種刻意,因為,當他轉過頭來對鏡頭講話時,我們知道,他的絮語是針對攝影師的,是提醒我們對攝影機的存在,或者,透過攝影機與我們對話,彷彿我們也跟在車上,一起參與一項共謀。
這麼一來,觀眾也得參與米歇爾這位亡命之徒最後幾天的生命了。這麼一來,對於經常將無意義時間略去的我們,鏡頭也跟著跳開了,只保留了某些劇中人與觀眾關心的部分,假如我心向著派翠西亞這位甜美的美國女學生,那麼,鏡頭又何必回過頭去關照米歇爾這個與他所模仿的明星(亨弗萊‧鮑嘉)一樣可以被稱為最醜的帥哥上去呢?這麼一來,當我們或許也成為這位迷戀派翠西亞的好色之徒(順帶一提,如果女性觀眾進不去劇中角色是很正常的,因為高達也表示過他不懂女人),我們也自然希望能在她的斗室裡多呆一會,想盡辦法多佔點便宜,即使我們也可能不認同他調情的方式。這麼一來,我們也能夠理解為何米歇爾有時候老露出對這位經常將法文講錯的女孩惱怒,畢竟她讓他太不篤定;當然,他也讓她太不確定。這麼一來,我們也可能在倒下的那一刻,對她咒罵一番。
但我們終究沒有參與這場革命,可是,我們已經見證這場持續50年的革命了,且它還會持續下去。

斷了氣》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