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受难记》(Passion),dir. Jean-Luc Godard. by 肥内

s2339981

對這部影片提出「說法」,可能遠不如幫他提出一些問題。怎麼說呢?因為影片處理的,恰好是一個導演的困惑,不過它既不是一部彩色疏離版的《8 1/2》,也不是高達自己那部《輕蔑》的續集。一如高達自己說的,本片主要在處理一個導演最後發現,原來一個人是拍不起片子的。如果,再加上一堆人事困擾,那麼一部作品的完成就更遙不可及了。那麼,在這篇簡介中,為讀者提供一些我們觀影過程中的一些思考,或許更能幫助觀眾掌握某些訊息,再說,觀看高達的影片,即是要觀眾們放鬆、放空,儘管接受高達要給我們的東西,這樣的要求應該都不容易做到吧;所以,既然都會產生許多困惑,那不如就在這裡先給大家一些吧。
首先是音畫的同步性,影片中讓音畫同步的情形儘可能地少,於是我們從影片一開始,就很難找到敘述的主體,或者說,我們經常看到遠景(不確定是否為發聲者),或者聽不大懂對白(及其意義),否則就是在我們還沒搞清楚整場戲時,就又換場了。如此,即使這不是一部彷如《印度之歌》這種讓聲音軌與畫面部分分別講述兩個故事的影片的作法,但也足以讓觀眾困惑很久了,且我們同樣只能尋求某些時刻下的「偶合」。
其次,這部結合繪畫的影片,有著悠揚(或時而壯闊)配樂,包括了拉威爾、德弗札克、佛瑞以及貝多芬等人的曲子,當然,這是高達的影片,我們可以放心他沒把音樂弄得很廉價。因而我們知道這部影片有意要觸及「藝術」。但,音樂到底在本片有著什麼樣的作用?它是情緒的延伸嗎?還是作為客觀時間的計時器?還有一個很主要的問題是,為何是這些畫作?為何是哥雅、林布蘭、德拉克拉瓦…?當然,當我們看到蔚藍的天空時,配上這些古典音樂確實令人心怡。順帶一提,這部由拉烏‧古達(高達以及新浪潮影片的重要攝影師)拍攝的作品,除了有美輪美奐(甚至有點眼花撩亂)的影像之外,那些美麗的天空空景,是高達拿輕便攝影機隨手拍攝的。
關於片中的重複,比如語詞上的,難道只是重現了《賴活》中的段落:「我要找到這個詞最恰當的說法」(這樣的重複至少,也在《新浪潮》中出現)?還是說有其他的可能?比如導演想像中與實際上女演員念白的方式。當我們看到監視器中回放女演員的演出,我們不得不關切起這個「框中框」處理的意義,而除此之外,還在哪些地方有著明顯的框中框呢?
然後,當我們發現,劇中人物幾乎皆以本名出現片中,我們可以說它是一部「拍攝中」的作品嗎?在這個角度看來,它才會那麼容易讓人聯想起《8 1/2》。但這些演員彼此的關係當然是在影片中被虛構出來的,而這些關係,也要在我們觀看完影片之後,透過辯證的方式推敲出來的,而非影片告訴我們的。這些多多少少讓我們困惑。事實上,或許我們可以說,就是因為劇中的導演也不明白如何(或說無法)完成一部作品,於是他想表達的「激情」終究只是一種熱情,一種概念。這個成品進而成為高達在實際創作上反對楚浮的影片,他讓影片在拍攝的種種程序中展示了「情感」,或者說,就是「激情」:創作的激情、愛的激情、觀看的激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