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新生代导演作品的农村视角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by paradox

p1819819325

在对比描写乡情与土地的电影时,不难发现第五代导演经历过时代变迁,难免会在电影里有所体现,抹不去的时代印记,大时代大背景的描写,有如恢弘史诗。而新一代的电影人,则更关注个体的追求和生活状态。如果说陈凯歌的《黄土地》,张艺谋的《活着》更多的是对一个时代的描写,新生代的导演则更加注重自身体验,所以在《美姐》《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能感觉到近在眼前的生活印记。不变的是,扎根于土地的电影,总能带给人以厚重感。土地承载着一群摸爬滚打的人们的故事,鲜活又残酷,当看到一幕幕熟悉的景象就这样出现在光影里,难免被触动。

关于第五代及他们的作品,分析文章太多了。所以就不再做过多的阐述,只谈谈上面提及的三部新生代导演的最新独立佳作,这三部作品都是描写农村生活景象的作品,抛却大时代大背景,讲述更纯粹的土地更浓重的乡情。

虽然都是农村题材,这三部作品各有侧重点。《美姐》主要讲述性启蒙和戏曲艺术的变迁,《白鹤》则聚焦农村老年人的死亡思考,《聪慧》则是回忆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三部作品都是描写大西部农村的作品,我作为南方人,也能从中找到相同的画面和经历。就像《聪慧》一片中的瓦屋,广播体操时的闲扯、厕所里的窃窃私语,一下子就击中了我。乡情是一样的,无论你走到哪里,更换了什么国籍,你血液里骨子里的乡土情怀注定跟随一辈子,年岁越老越明显。

《聪慧》的导演是杨瑾,1982年生,毕业于运城中学,后在山西艺术职业学院就读,学习电视摄像。2004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影视教育专业。2012年拍完《聪慧》之前,制作了几部纪录片,和DV作品,还有一部长片《二冬》。作为独立电影人,作品基本不为人熟知,《聪慧》一片使他从默默无闻渐渐走入大众视野,伴随着获得的不少奖项,主流媒体开始关注这位独立电影人。可以断定的是《聪慧》是一部自传体作品,电影的小主人公杨晋也是和导演名字谐音,所以说整部电影就是杨瑾对少年时代的追忆。曾经的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的小学,小男孩的老师,小男孩的难忘暑期之旅,小男孩略显孤僻敏感的心,以及那段永远也挥之不去的友谊,就这样历历在目,最终成为了《聪慧》的影像。杨瑾在两个小男孩行走中也观察了农村的方方面面,洋白菜的旅行代表了亲情的传递,煤矿里工人的馒头咸菜说明了底层人民的艰苦生活,奶奶家的神龛传达出了佛学、礼教的传承,猫抓老鼠的故事说明农村的往来,叔叔婶婶家植树造林只为政府在毁林铺路时能多发补助,这就是真正的农村,带点滑稽,带点迷信,又很朴素、很真实的农村。《聪慧》并没有批判或者是褒扬这种农村生活状态,他更多的是讲述一段你我的年少故事,所以看这部电影不会沉重。另外,影片在动画和真人出演之间不断交替进行,推进叙事,令影片童趣盎然。几个超现实镜头的出现,也直接将影片品质提升。

200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郝杰,电影之路相比来说比较顺利。2010年拍摄的电影处女作《光棍儿》 获得国内外多个电影节奖项。2012年导演的第二部作品《美姐》完成度更高、更成熟,同样得到了国内外奖项和评论的认可。郝杰对性的阐述是国内导演少有的,很久之前陈凯歌也想在情爱道路上高歌猛进,《风月》《温柔的杀我》都遭遇到了滑铁卢,所以只好作罢,如今,郝杰接过衣钵,希望他在对“性”的探索道路上希望有新的突破。相比于陈凯歌的情色意味,郝杰对性的描写更加野性和原始。加上对农村的关注,郝杰俨然成了反映当代中国农村性生活的一棵独苗。处女作《光棍儿》就显示出了极强的创作力,粗糙粗鄙的影像风格更添影像表达的凌厉。《美姐》则学院化了,相比于《光棍儿》,可以称得上高端大气上档次,也是也导致了丧失先锋与独立的差评来源。其实《美姐》的成片质量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在这个不接地气的电影市场里显得特别和充满诚意。《美姐》讲述铁蛋儿从少年到中年时代的情爱旅程,依旧是郝杰的野性和原始的标签。西部戏曲“二人台”的运用,使得影片厚重又具有文化气息。

李睿珺是非科班导演。1983年出生于甘肃高台,14岁起开始学习绘画和音乐,200年毕业于国家广电总局管理干部学院。2006年,独立制作了电影制片、编导了电影处女作《夏至》,2010年的《老驴头》是其第二部作品。他的作品平静祥和,影像透露一股诗意。《白鹤》聚焦农村老人的生活,老年人基本一整天坐在村口看看牌局、聊聊天,直到儿孙过来叫吃饭。在信奉入土为安的农村老人心里,都希望埋在泥土里。但是政府大力推行火葬,这成了村里的老人们的一个难题。老马的心愿就是将自己埋在槽子湖边,待某日仙鹤将他驮到天上去。影片采用了多个长镜头,摄影也贴近自然,营造了静谧深远的感觉,也加重了观众的思考。影片里的很多景象和事物都有象征的意味,堵烟囱的情节值得细细去品味。但是慢节奏的李睿珺还是不太容易接近的。

连着看这三部电影,刚好可以一窥农村少、青、老三代人某个方面的生活状态。《聪慧》一片主要是少年童真世界,《美姐》则可以看成青年情爱世界,而《白鹤》是老年人的精神世界。其实三个电影并没有针对特定年龄层次,《聪慧》也有大人世界,《美姐》就有童年时代性启蒙的重要描写,《白鹤》也是老人家的孙儿孙女帮忙完成了遗愿。

在被国产电影折腾之后,邂逅这些独立佳作,就像沙漠里偶遇甘泉。我有多不理解现在的国内导演或者说编剧的妄自尊大和粗鄙的圈钱行为,就有多喜欢这部饱含导演自己体验和思想的独立作品。当看到《美姐》《白鹤》《聪慧》这样的独立佳作,我才暮然明白,国内不乏真诚有心的创作者。这批新生代导演有自己的诉求,有思想,有情怀,也有不被一般人察觉的细节表现,这些在今时今地更显弥足珍贵。无独有偶,这三部作品都是反映国内最淳朴的乡村生活,讨论的是中国的芸芸众生。希望大家多关注这样一些电影人,这样一些作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