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斯洛伐克电影新浪潮(8)

by ICEbergLEE

10.再度重相逢

1987年,75岁的胡萨克辞去了党总书记的职务,米洛什•雅克什(Milouš Jakeš)接替了这一职位。雅克什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此次政权更替也是苏联方面授意的结果。“布拉格之春”遭到镇压之后,捷克斯洛伐克民众的不满情绪虽没有太多的表露,但一直持续着。雅克什的上任引起了他们更大的不满,因为雅克什正是“正常化”开始之后,大范围肃清运动的带头人之一。

 

到了1988年,各地陆续爆发了纪念“布拉格之春”二十周年的示威游行和抗议苏联入侵二十周年的活动。政府逮捕了很多参与游行的人,以示惩戒。次年,游行示威愈演愈烈。1989年1月,为纪念扬•帕拉赫自焚二十周年,布拉格数万人进行了持续一周的公开反对捷共的游行示威。5月,“布拉格母亲”抗议活动。6月,布拉迪斯拉发环保抗议活动。8月21日,捷克斯洛伐克群众举行要求为“布拉格之春”平反的示威游行,遭到当局的镇压。持续不断的示威令雅克什政府决定稍微变一变应对策略,于是在10月28日纪念1918年捷克斯洛伐克建国的群众集会上,当局采取了不予干涉的态度。到了11月17日,近四万名大学生为了纪念捷克斯洛伐克大学生反法西斯斗争五十周年举行了示威游行。而当发现他们喊出的口号竟是“雅克什下台”、“取消一党制”时,警察出手了,他们驱散人群,并且暴打那些落单的学生。暴力镇压激起了更多学生的愤怒,他们动员起来,占领了学校并聚集在街道上。此时,警察却退到了一边观望。这次示威游行是1968年以来规模最大的,并对新的领导班子造成了极大的冲击。迫于示威游行后的持续压力,不到一周,雅克什就带领整个常委会辞职了。雅克什的继任者们根本无法得到群众的信任,捷共的权力正在飞快地丧失。11月25日晚,捷克斯洛伐克电视台史无前例地对“七七宪章” 组织的发起人、民主运动的带头人瓦茨拉夫•哈维尔进行了采访。11月30日,捷共中央主席团决定成立一个重新评定1968年事件的专门小组,并在12月1日又明确表示1968年苏联的军事入侵是毫无根据和错误的。共党政权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崩溃已不可避免,12月底,捷联邦议会分别选举杜布切克和哈维尔为联邦议会主席和共和国总统。领导政权至此完成了和平转移,捷克斯洛伐克也重新回到了民主化的道路上。这一系列的政治变动被称为“天鹅绒革命”。

20300000432220132429970476715

1990年,“正常化”开始之后遭禁的一系列捷克斯洛伐克电影新浪潮时期的影片纷纷被从地下胶片库里拿出来公映和发行。1970年之后停办了二十年的捷克皮尔森电影节(Pilsen Film Festival) 恢复举办,并为十二部影片颁发了最高奖项“金翠鸟奖”(Golden Kingfisher),这其中就包括新浪潮中的禁片《为年轻刽子手的辩护》《失翼灵雀》《葬礼》《监听》(Ucho, 1970, 卡西尼亚执导)《巫师的铁锤》(Kladivo na čarodějnice, 1969, 瓦伏拉执导)等。这一年的柏林电影节上,《失翼灵雀》大放异彩,与希腊导演科斯塔-加夫拉斯(Costa-Gavras)的《父女情》(Music Box, 1989)共同获得最佳影片金熊奖。

Ucho-3

《失翼灵雀》改编自赫拉巴尔的小说,时间背景设定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当时捷克斯洛伐克刚刚完成了“二月革命” ,一群被划为资产阶级的人被送到了一所废铁回收厂进行劳动改造。这群人来自各行各业,有哲学教授、法院检察官、厨师、奶牛场主、萨克斯管乐手等,他们平时会闲聊哲学、经济和政治等方面的问题。后来他们组织了一个罢工小组,结果一个接一个不知所踪。影片借由片中人物对自由和美好爱情的追求,表现了对极权主义压迫的抗争,以及对还原人的尊严和基本权利的诉求。作为解禁后首次出现在观众视野的新浪潮影片中成就最高的一部,《失翼灵雀》不仅在思想上高度概括了新浪潮电影的政治诉求和社会责任,其戏谑般的喜剧手法也正契合了此时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欢欣鼓舞的气氛。

p1770930092

一时之间,捷克斯洛伐克新浪潮电影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之内。博强的《思想改造学校》在21年之后最终完成了剪辑,并于1990年底在国内公映。片尾一群学生冲破警察的管制冲向夜色里的街头暴动场景,正是新浪潮电影在多年之后重见天日的最好注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