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70年

《旅行》dir. 彼得·沃特金. by 怪盗巴金斯

p2171957414

有位美国朋友跟我说,在七十年代初他上高中的时候,学校展开了一次为期三天的特殊课程项目,专门给学生讲解美军在广岛长崎投原子弹所造成的影响。他说,在美国高中课纲对人类史上至今唯一一次原子弹袭击缺乏正确解释的情况下,那三天改变了他的一生。

p2172466751

这让我想到了彼得·沃特金在八十年代拍摄的长达15小时的纪录片《旅行》(The Journey)。沃特金在六十年代已拍出成名作《战争游戏》(The War Game),用伪纪录片手法讲述英国遭受原子弹袭击的过程,并直接展现核爆后人间地狱般的惨状以试图警醒人们,但因饱受争议而被电视台撤下。到了八十年代,军备竞赛升级,世界贫富差距更严重,大众媒体在转移人们注意力方面显得更成熟;此时的沃特金深感《战争游戏》已不能反映当今格局,于是拾起摄影机,走访世界各地不同的家庭和组织,向他们展现广岛长崎遭受原子弹袭击后惨状的照片。不出所料,很多人称学校没有教他们这些。于是,拍摄的过程成为了一次再教育。

但影片的格局远大于此。里根总统于1984年对加拿大的访问成为另一条主线。影片详尽分析了主流媒体对这次访问的报道,从拍摄和剪辑等角度看出他们如何歪曲或回避访问期间在当地的反战抗议;而让人心寒的是,主流媒体通常又是被视为获取信息的权威渠道。当我们倾向于把主流媒体的报道等同于对真实世界的认知时,我们失去了多少有用的信息?《旅行》在有限范围内提供了一次重构的机会。于是在同一部电影中,我们不断被提醒军事支出的庞大数目,而且还看到莫桑比克一个合作社在寻求资源时遇到的种种困难、普通市民在镜头前演绎核弹警告响起时的紧急应对工作并反思其可行性(沃特金式的伪纪录片再次显示出其社会现实性)、草根组织干扰军事武器运输等线索。《旅行》并不仅仅是一部反核的纪录片;它为观众展示军事逻辑所造成的当今人类生存的状态,并在警醒的同时指出我们可以作出努力的方向。

前不久在女足世界杯上美国打败了日本,在网上有不少美国网民兴奋高呼:“这是第二次广岛长崎!”与此同时,我那位美国朋友在八九十年代多次往返塞内加尔做志愿者工作后在政府经济紧缩和官僚作风等影响下失去众多保障,多次无家可归,并在最近再次面临被驱逐出住处的可能,但仍保留一线重返塞内加尔的希望。相比起八十年代,我们有了更多更自由的接触信息的渠道,但我们是否对历史和生活有了更多的认识?我们是否有更多力量去改变不公义?

微信公众号:emilyn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