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的成长与新世界

今年前有《头号玩家》,后有《无敌破坏王2》,实在是让成长在80、90,已经开始“人到中年”的一代兴奋无比的一年。大家疯狂地在《头号玩家》找梗仿佛还是昨天的事,但可别忘了,这明星荟萃仿佛童年二次元人物春晚一般的设定,可是在六年前第一部《无敌破坏王》里就有了呢。从吃豆人到刺猬索尼克到街头霸王,再加上走马灯一样的迪士尼人物大联欢,观众几乎完全不看剧情忙着数人脸都会津津有味。

而从剧情上来说,虽然两部作品用简单的词语来概括那都是在“拯救街机游戏”,拉尔夫救完了“快手阿修”之后这次又救下了“甜蜜冲刺”,但相比之下,第一部《无敌破坏王》更像是让观众亲身参与一个游戏,闯关、解谜、和大boss对决、救公主等等都像极了通关过程中的种种遭遇;续集中则不再把场景的重点放在眼花缭乱的游戏世界里了,而是回归了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这层关系,既有孩子们会看到的朋友之间的感情,也有成年观众可以看到的冲破旧生活模式、对自由与未知世界的向往,让电影没有停留在“数星星”的层面,更加做到了每个年龄段的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感悟。

在上一集中,拉尔夫和云尼洛普不仅协力打败了大反派糖果国王,修复了“甜蜜冲刺”也救下了岌岌可危的“快手阿修”,还成为了最好的朋友,这种关系也由续集片头的一系列蒙太奇来了个小回顾,显然这几年间他们俩形影不离,白天在各自的游戏里所向披靡,晚上又携手通过接线板“中央车站”穿梭在街机世界的各个角落冒险,每天等待第一缕阳光照进商店的时候特别美好。但云尼洛普对赛车游戏已经了如指掌到闭着眼睛都能赢,所以拉尔夫偶尔跑进赛道给她制造点翻车事故不仅不让她生气,还能让她体会到未知和刺激带来的快乐,这一切铺垫都是在说明:云尼洛普是一个喜欢冒险的女孩,一成不变的生活终究留不住她。

终于有一天,互联网接入了街机游戏厅,也是一切变化的开始。云尼洛普和拉尔夫在游戏中闯祸过了头,导致玩家不小心折断了手柄方向盘,而早已停产的这类机器只能在eBay上唯一一个卖家那里找到同样的零件,价格当然是游戏厅老板不能也不想承受的。很简单粗暴地,他拔掉了“甜蜜冲刺”的游戏机插头,如果周五之前方向盘再修不好,这游戏就要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

所以很自然地,拉尔夫和云尼洛普通过网线来到了全新的世界,目标很简单:买下方向盘,修好游戏机,让一切回归原状。对金钱没有概念的两人不小心在eBay拍出天价后,只好寻求网络快速致富的方法——这遭遇既紧跟潮流又十分讽刺,毕竟现在多少人想走捷径、靠一根网线就财源滚滚呐。他们先是误打误撞来到类似游戏黄牛网站一样的地方,可以通过在游戏里做任务、找道具来卖钱,便宜的任务因为时间紧迫来不及做,一台赛车游戏中的天价车自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结果一番激烈的飙车、夺车战后铩羽而归的云尼洛普虽然心有不甘,但被紧张刺激的开放世界赛车游戏深深吸引,因为那里人物酷炫,赛道变化多端,可以说每次比赛都完全不同。由盖尔·加朵配音的闪姐更是集美貌、智慧、独立和强大于一身,让云尼洛普仿佛看到新的人生目标。巧的是她也是从《速度与激情》系列走出来为观众熟知的,这次再次饰演女赛车手,也像是一次“回归本行”。

电影里当然利用两个人在网上乱逛的时间对这本是0和1构成的数字世界来了大胆的具象化展示,很多地方令人会心一笑,比如各个互联网公司的形象就和他们的内容息息相关,推特是一片有很多小鸟叽叽喳喳的树林,亚马逊大楼的样子像他们家的纸壳箱,业界巨擘谷歌则是帝国大厦一样的摩天大楼形象;搜索引擎的自动联想功能有时候很招人烦呢,打了两个字就跳出来一大堆不相干的东西甚至让你忘记自己想搜什么了吧?这个联想功能也被具象化了,成了一个啰嗦的博士,搜出结果的你会被他放进小车送去想去的地方。可以说不着一句台词,就让人在每一个画面中自己找到许多惊喜了,这一点迪士尼从没让我们失望过。

和魂不守舍、脑子里只有赛车游戏和炫酷的闪姐的云尼洛普不同,拉尔夫一心只想快快把钱赚到手,离开这个花里胡哨的地方回归原本简单平静的生活。夺车战失败后根据指示两人来到搞笑视频网站(类似抖音?),想通过成为网红这种来钱最快的方式赶在付款期限前筹足款项。十分幸运地,拉尔夫作为80年代游戏厅的熟面孔,一出现在搞笑视频中就吸引了许多观众的注意,“喜欢”的数字蹭蹭地上涨,钱来得确实快。当然,网红届的竞争可以用“惨烈”来形容,一个人15秒前还是大红人,15秒后已经没人认识你,为了保持热度,拉尔夫和云尼洛普也被迫学了不少“昏招”,比如强硬跑到其他网站去做垃圾植入广告啦,使用粗暴的手段打断别人的直播啦等等,把我们每天上网碰到的小小不愉快都用拟人、具象的形式展现了出来,很温和地嘲了嘲“当网红赚钱”这件事。

磕磕绊绊之后终于凑足了钱的拉尔夫拍下了方向盘,而云尼洛普此时也不见了人影。原来她找闪姐去了,真心喜欢新赛车游戏的她却难以对拉尔夫启齿,怕自己的离开会伤了他的心。而正与她料想的一样,不小心听到对话的拉尔夫一气之下竟然找了黑客病毒企图入侵游戏来挽回和云尼洛普的友谊,而这个病毒也很有趣,有一些心理学的展示,它通过扫描人的“不安全感”来放大、复制达到毁坏的目的,把人的“心魔”这种很抽象的不可描述的东西十分具体地表现了出来,心理上的病痛不仅危险,而且庞大,不仅能毁掉一个人,甚至还能毁掉整个互联网——breaks the Internet!

故事说到这里,主题已经非常明显。小的时候,我们珍惜和死党的友谊,希望两个人一辈子在一起,想象中已经筹划好了所有事情都要一起做: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看动画,一起打游戏,以后会一起工作,一起旅行,甚至结婚都一定要安排在同一天。但那时候的我们哪里知道,漫漫人生路,很多人只能陪你走一小段呢?朋友选择另一条路的时候,我们会感到背叛、无助甚至愤怒。电影用心魔电脑病毒差点毁掉网络世界这件事,很直接地说明了“无止尽的占有欲并不是真正的友谊”。“朋友和你有不同的梦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电影借闪姐之口说出了最重要的话,她不仅是对云尼洛普和拉尔夫说,更是对银幕前的小朋友说的呀。看电影时快到结尾,前排一个小男孩哭得特别伤心以致于没来得及看完妈妈就带着他出去了,看来相似的遭遇让他感同身受。

如果说“孩子之间的友谊”是给小观众们理解的要素,那给大人们看的部分就是系列其中另一大重要设定了——街机游戏里的人物就像普通的上班族一样,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在固定的工作场所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几十年不变,这样的生活安稳、满足,他们不希望任何差错的出现也不能想象差错的出现,任何闯入其他人工作场合的行为都会冒着整个游戏报废的危险,导致就算机械的生活再无聊,角色们也选择按部就班。这种“虽然感觉无聊但谁愿意放弃安定生活呢”的想法可以说是刚刚体会到中年危机的80、90后心中最大的痛,其实我们完全还不算老,很多人也还没结婚呢,但工作多年下来,已经适应了某种生活节奏,不愿改变,更害怕改变了。心里当然偶尔还会有一些对未知世界的向往,想象自己如果跳槽甚至完全从事另一行业会不会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改变的代价可不是换个游戏玩那么简单,我们只能一边做着梦,一边每天机械地生活,云尼洛普是很勇敢的同时她更加幸运,因为她无拘无束,可以遵循自己的选择。而拉尔夫,相比起来更像一个保守派的工人,他其实内心知道自己所处的行业已经在走下坡路——街机店正在消失是不争的事实,网络的到来更加速了这个过程,或许动画如果还有下一集的话,它们就要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拉尔夫拒绝接受,每次都挺身而出帮助游戏店老板保住游戏机,可以说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员工;互联网的接入就像一个本来封闭的小国突然面对全球市场经济的挑战,拉尔夫就像很多保守的小企业一样拒绝变革但内心深知变革的不可阻挡——这种痛苦的接受过程,电影通过“人和人之间的友谊”来展现,可谓非常聪明又恰到好处了。

在影片上映前就被大家强烈期待的14公主大联欢绝对是全片最精彩迪士尼自我吐槽,这么说一点夸张成分都没有。可不呢,大家不总是说,“呵呵!迪士尼!公主动不动就开始对着水池子顾影自怜!这时候一束光还打下来公主就开始唱了!一边唱她还一边跳!旁边的花鸟虫鱼还跟着一起跳!最后永远都是帅哥把公主救走咯!”(任天堂:谁喊我?)迪士尼熟练地掌握了大家对他们几十年不变的套路的吐槽,巧妙地借公主们自己之口把这些抱怨都说了出来,更别提大家还齐心协力地——具体不剧透啦——当然是拯救了全世界啦!去看就对了。

P.S. 刚刚去世的斯坦·李也有一个镜头的惊喜客串,看到他一下子鼻子就酸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