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平行宇宙》:从平民英雄到每个人都是英雄

今年早些时候第一次看到本片的预告时我心里其实是拒绝的。又来?!这些年来观众们已经习惯超级英雄片反复重启,但真没有哪个像蜘蛛侠这样不间断地拍了又拍的。山姆·雷米那掀起超级英雄片狂热的经典三部曲虽然感觉已经很远,可第三部也只是12年前而已。这十几年间,我们已经有托比·马奎尔的淳朴苦逼青年蜘蛛侠,有安德鲁·加菲尔德的帅气阳光蜘蛛侠,还有汤姆·霍兰德的机灵搞怪最具学生气的蜘蛛侠。可以说是已经从所有的角度想方设法地满足观众需求了。

蜘蛛侠如此不断地被拍成电影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在2001年IGN的100位超级英雄排名中列第三位,仅次于DC的超人和蝙蝠侠,也是漫威最受欢迎的超级英雄。

粉丝们热爱蜘蛛侠,或许不是因为他可以从手腕子射出蜘蛛丝,粘在建筑物上荡来荡去;或许也不会因为那红色的紧身蜘蛛衣,因为万一肚子上多了一点赘肉,都没办法藏呢(这部电影还精准地吐槽了,笑)。论帅气程度,不论是彼得·帕克本人还是变身后的他,可能都没办法跟那一水儿高富帅比。没错,布鲁斯·韦恩虽然需要“痛苦地”隐瞒自己蝙蝠侠的身份,可这位爷腰缠万贯,感觉坐拥半个哥谭市,有时候你甚至会怀疑他为什么不好好做生意照样可以拿钱砸晕坏人啊;钢铁侠就更不必说了,连身份都藏不住,恨不得第一秒就昭告天下,老子最有钱,哦对了我还有超能力。在蜘蛛侠诞生以前,最受欢迎的超人和蝙蝠侠,都拥有毫无破绽的能力,完美的外表,拯救全世界的决心等等,就像神的化身,这很吸粉,却同时也产生了距离,这些英雄太遥远以至于面目模糊。

于是蜘蛛侠在1962年应运而生。和他们都不一样的是,他是一个典型的平民英雄,更容易让辛苦生活在大城市打工卖命的我们产生认同感:他出身纽约的皇后区,家境并不富裕;父母早亡,是个可怜的孤儿,跟随伯父伯母生活,上普通高中,会被老师训斥,因为内向的性格和普通的外表追女孩还时常失败;打工的地方是披萨店,后来成为摄影师到处跑腿还会不断地被老板骂,明明可以一拳头解决问题却只能忍气吞声因为丢了饭碗都不知道怎么交下月房租呢。没错,他虽然可以在纽约的水泥森林里飞檐走壁,教训坏蛋,但生活里的他和我们一样,有着和每一个普通人相同的挣扎。

这一次,蜘蛛侠又来了,而且还是豪华套装——六个打包。我心想还是… 不了吧?

但没想到这部电影如此耳目一新,给今年本就竞争激烈的动画长片单元(《超人总动员2》,《无敌破坏王2》等)徒增更多悬念。片中角色众多、节奏迅猛,幽默和刺激结合得恰到好处,到处都是让人会心一笑的梗和自嘲段落,甚至都无法在第一遍中全部抓住,让人不禁想出门转身再买一张票呢。

(从左至右:潘妮·帕克/初登场2014,格温·史黛西/蜘蛛女/初登场2014,蜘猪侠/蜘蛛猪/初登场1983,迈尔斯·莫拉斯/本作主角新蜘蛛侠/初登场2011,彼得·B·帕克/中年蜘蛛侠/初登场未知可能是原创角色,暗影蜘蛛侠/初登场2009)

没错,电影当然是建立在观众对蜘蛛侠有一定了解的基础上,但并非人人都是动漫迷,比如我就不知道这几个平行宇宙的蜘蛛侠其实都是在这几年的漫画里已经登场过的(除了中年蜘蛛侠彼得·B·帕克我没有查到,他是不是原创角色?),看过电影之后一通猛查才弄了个大概明白;但这对欣赏电影没有任何阻碍。观众只需要知道:蜘蛛侠是一个被蜘蛛咬过之后拥有超能力的高中生,就可以了。编剧菲尔·罗德的前作是同样欢乐又成功的《乐高大电影》(2014),这种改编对他来说确实熟悉到信手拈来吧,就像乐高玩具,大多数观众都知道怎么回事,搭积木啦,有各种场景、房屋和人仔。深入一点的玩家才会知道还有DIY,自己设计、建模之类的,但不知道这些不要紧,电影其实就是在用一个欢乐的冒险故事来说明创造力和融合力的重要性的。所以这部《蜘蛛侠:平行宇宙》,如果观众完全没见过这几个平行世界的其他形态的蜘蛛侠,当然可以享受第一次见面时的惊喜和喜悦,如果见过,也可以通过故事对主角详尽又立体的塑造,更深地了解这个人物,明白平行宇宙的用意——蜘蛛侠不仅仅是我们身边的平民英雄,他甚至可以是任何人。

电影在每个蜘蛛侠登场的时候,都有简单地介绍他们的来历,其实多少都是原版蜘蛛侠的演变:被蜘蛛咬,失去挚爱/好友,打抱不平拯救纽约,因为大反派制造的粒子对撞机来到了这个平行宇宙,需要毁坏机器好回到自己的世界。但主角迈尔斯和他们稍微都有些不同,他生活的这个纽约,蜘蛛侠已经存在了十年,他不仅惩恶扬善,也唱唱歌做做广告,像是一个接地气的本地明星。他被要求甚高的父母从布鲁克林的学校转走,去了更好的寄宿制高中,当然有些闷闷不乐,也一时难以融入集体,学业负担很重甚至被迫要放弃自己热爱的涂鸦艺术,好在叔叔还支持自己,偶尔会带着他去废弃的地铁站里涂涂画画,聊聊人生。

但就在那个废弃的地铁站里,迈尔斯不仅被放射蜘蛛咬了一口,还亲眼目睹大反派金并杀死了自己崇敬多年的蜘蛛侠。

彼得·帕克临死前交给迈尔斯一枚芯片钥匙,嘱咐他一定用它摧毁粒子对撞机,否则世界即将毁灭。通常情况下,主角会很自然而然地开始飞檐走壁、无所不能,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就算小遇阻碍但马上就开始执行任务了对吧?但迈尔斯经过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的挣扎,他没办法控制自己手上产生的黏性,还不小心摔坏了钥匙,偶尔发现会隐身但完全不知道怎么用,这个过程之长甚至让观众着急起来:他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的,快点打起来啊?!

其实这正是塑造角色的关键之处。蜘蛛侠的诞生是来自一个事故,并非他的本意;他不像超人,能力与生俱来,天选之子,拯救世界;也不像蝙蝠侠,父母早亡,仇人已定,他的一辈子都在强化自己的能力只为报仇。彼得·帕克在被蛰那一口之前,只是一个普通人啊。父母身亡的原因是在他成为蜘蛛侠以后他才发现,真正令他蜕变的是大伯的死,还有那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迈尔斯也一样,在逐渐发现自己的各种奇异能力之后,他并没有意识到粒子对撞机的严重性,甚至在认识几位其他的蜘蛛侠之后,虽然希望他们能平安回到自己的世界,但内心身处大概仍然觉得自己办不到——所以才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而在(不剧透)遭遇其他蜘蛛侠一样失去生命中的重要人物后,他的思想和能力也一起幡然醒悟。说到底,这部电影,还是一部“超级英雄的诞生”啊。

这几年好莱坞因为大搞身份政治,刻意把许多电影的主角都设定成和原著完全不同的形象,遭到很多粉丝诟病。想想看,蜘蛛侠虽然换了几代演员,但他们好歹都是相貌俊朗的白人男性。可是蜘蛛侠就不能是其他人吗?真人电影要真请一个非裔-西裔混血的演员(迈尔斯就是这个设定)来演蜘蛛侠,可不得被大大讨论一番,但放在这部电影里就毫无违和,因为他不仅可以是黑皮肤,还可以是女的,还可以是二次元的日本少女,甚至还有可能不是人呢——蜘蛛猪实在是太可爱了,所有有他的场景我一概挪不开眼。这部电影可以说是真正做到了照顾所有族裔群体的情况下又毫不做作,“让每个人都能成为蜘蛛侠”并不是说说而已。

不得不提的还有影片出色的视觉效果,一是漫画般的蒙太奇和人物对话,迈尔斯产生蜘蛛感应时,画面里就会出现漫画中才有的对话气泡,还有像漫画格子一样的分屏,这种手法我们虽然已经在李安的《绿巨人》里见过,但彼时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手法在动画作品中才是真正找到了用武之地,看电影时我们不仅感觉自己沉浸在一个故事里,还能在故事里翻看漫画,很轻松地就能嵌入戏中戏了,不会觉得结构上繁复累赘。二是电影里的纽约不仅生动有活力,而且非常真实。街道不仅有艳阳高照时的干净漂亮,还有夜色笼罩下的阴暗恐怖,街角的招牌霓虹灯一闪一熄,熟食店的芝士汉堡弥漫着的油腻腻的香味,街上窨井盖子在冬天冒出的蒸汽,这些细节让电影中的纽约比许多现实取景拍摄的电影里还生动。就连两位蜘蛛侠从天桥上掉下来砸到斑马线中间,周围的人仿佛没看见照旧走得飞快这件事,都特别真实,纽约的冷漠有时候会让人笑不出来…

电影还趁我们毫无防备的时候攻击泪腺,因为斯坦·李又客串了一把。这次和《无敌破坏王2》里的一扫而过不同,他有几句很重要的台词。迈尔斯在目睹彼得·帕克被杀死之后,去商店里购买蜘蛛侠的套装。“尺码合适吗?”“合适,”斯坦·李说,“这件衣服谁穿都合适。”蜘蛛侠诞生的60年代,正值美国社会和政坛风起云涌的时候,民权运动、越战,对现实失望的年轻一代转身把精力投在漫画作品的阅读里,因为他们需要一个超级英雄。时间流转,如今的美国同样也在面临危机,不禁让人们重新开始审视超级英雄的定义。或许我们不该仅仅每年看几部超级英雄的电影了。片中玛丽·珍在纪念彼得·帕克的演说中对听众们说,“这份责任已经落在你的头上了”,迈尔斯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句“我的头上吗?”身边的人提醒他,玛丽珍只是在打比方,并不是特别指你本人。但《蜘蛛侠:平行宇宙》其实不正是在说,普通人也可以担起最伟大的责任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