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蜂会说话

从2007年开始的《变形金刚》系列真人电影在最近几年显然被之前的导演迈克尔·贝越拍越坏了。他有种对将爆炸物填满银幕的近乎变态的迷恋,如果说在《勇闯夺命岛》和《珍珠港》等越狱、战争、历史题材的电影中还只是初现端倪、略有收敛,那变形金刚系列简直就是为他而生了。满屏的各种轰轰轰、机器人擦着火星子不停扭打、主角一会儿狂奔一会儿追车、美国大兵一边嘶吼一边开炮,四五部下来不仅让路人观众审美疲劳,连粉丝都被吓走不少。全球票房连同口碑一起持续下滑,所以暂停一下主线,从人气角色大黄蜂开始讲支线故事似乎正是此时非常需要的。

电影的一开场是一个背景介绍性质的打斗段落,挑明了故事是从何时开始说起的,原来这是整个系列的前传:在变形金刚们来到地球以前,赛博坦星球发生了狂派与博派的惨烈战争。博派在岌岌可危时,派出忠诚勇敢的大黄蜂(这时候他还没有大黄蜂这个名字,叫B-127)前往1987年的地球,打算潜伏在这个新的地方等待博派的到来建立新的基地。B-127坠落地球,险些造成人员伤亡,所幸有惊无险,算是没给大兵们留下暴徒印象;但没想到狂派两位坏蛋追了过来,激烈打斗后大黄蜂因为拒绝说出擎天柱的下落而被毁掉了发声功能,身负重伤且只能乔装成汽车外形继续在地球等待博派们的到来。

对,一向以电台调试频段组合来代替说话功能的大黄蜂,原来以前可是会说话的。从语言风格可以听得出,他像一个年轻的士兵,果断、迅速,面对擎天柱的指挥,他随叫随到,并且也能在战斗中灵活对付,可以说——好像和主线里有点喜欢使坏的性格不太一样嘛?那以前的他,是什么样子的呢?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二两部之间大黄蜂好像短暂恢复过说话的功能。算了,就当这段不存在… 总之他在电影的绝大部分时间内是用收音机代替语言的)

这次接班导演重任的是莱卡工作室的动画师兼老大特拉维斯·耐特,他第一次执导的是动画片《魔弦传说》,加上之前以首席动画师身份参与制作的《鬼妈妈》、《盒子怪》、《通灵男孩诺曼》等画面风格非常有辨识度的停格动画片,他可以说是在动画电影方面经验老道了,这次拍真人+CG还是头一遭。总结一下各前作的话,他的风格都其实倾向于有些阴郁的童话类的,主角都是有些孤独、格格不入的孩子,却领下重要的任务,对抗邪恶,同时自身也得到成长——这种偏好或许和导演本人的经历也有关系吧,他本人其实是耐克公司的继承人,几千亿的身家,却选择去做动画片了,其中经过多少挣扎,多多少少都反应到了作品里。这些孩童成长题材的电影看似和变形金刚系列并没有太大共同之处,我抱着一探究竟的心态想看看这个系列会如何发展。结果影片一开始的打斗段落十分纯熟、流畅,耐特整个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轻松地转换成了好莱坞大片导演,不禁让人感叹年轻影人的适应能力就是强……

没想到过了这段打斗段落,《大黄蜂》完全变成了耐特熟悉的少年成长题材,主角查莉是一个18岁的学生妹,她刚痛失父亲不久,暂无法走出悲伤,更无法接受母亲找到新丈夫的事实,于是每天闷闷不乐像一个抱成球的刺猬,任何人都无法靠近,是个叛逆的小青年。因为只能骑小摩托车每天去游乐场的热狗摊打工,她最希望的就是在18岁生日那天得到属于自己的汽车,但不出所料,和母亲、继父、弟弟全都鸡同鸭讲的每一天都让查莉颇为失望。她对未来迷茫极了。

但就在生日这天,查莉找到了乔装成大众甲壳虫、躲在修车厂废料角的B-127,并把它开回了家。潜伏很久的大黄蜂似乎也憋得难受,一到查莉家的车库他就忍不住马上变身,仿佛在说:我找到你了!

前段时间我正好看了布拉德·伯德的经典动画《钢铁巨人》,再加上《大黄蜂》的执行制片人之一又是斯皮尔伯格,本作的确太容易让人联想到《ET外星人》和《钢铁巨人》了,尤其后者。同样都是冷战背景的设定——“外星文明掉到美国了,我们宁可摧毁它也不可以交给苏联人!”——成了人类鲁莽粗暴行为的最好解释,也成功地把查莉一家和机器人战争联系了起来,毕竟如果只是机器人恰好来地球打一架就跑了,也没美国大兵们这么多事了。但《钢铁巨人》毕竟拍摄于那个年代,冷战的影响显然更深入到每个人的生活里,而不只是谈资;那个时候的美国人,是切实生活在导弹、战争的恐惧里,人人自危,身边和蔼的邻居谁都有可能是间谍,《钢铁巨人》这样一个能力超强却内心纯洁的外星机器人就显得格格不入了。他是个超级英雄,更像个孩子,影片最后的落脚点也是“你拥有超强的能力,成为好人还是坏人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它更像是在纷乱世界里用童真给战争狂们的正义宣言。

而大黄蜂不是超级英雄,他虽然战斗能力出众,但终究要回到博派当中,恢复自己战士的身份;查莉更不是超级英雄,她无意拯救世界,只希望自己的家庭恢复和睦,找回失去的家人之间的关爱。但说大黄蜂是查莉的宠物也不合适,他们更像是偶然相逢的朋友,并共同成长。于是电影把机器人之间的矛盾做了最大的简化,所有的事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狂派两人要发讯息通知总部,地球是新的战场,大黄蜂出面阻止,查莉也出手相助。

在简单的故事之下,导演便有了更多的时间给人物塑造本身,这也正是原系列最欠缺的:迈克尔·贝镜头下的主角总是形象单薄,该跑时跑,该嚷时嚷;主角的女朋友这形象就更加一言难尽了,还记得梅根·福克斯第一次出现在银幕上,镜头是对准了她的翘臀嘛?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单独夸一夸女主角海莉·斯坦菲尔德了。第一次看她演的电影就是科恩兄弟的《大地惊雷》,她坚强、隐忍又有些固执的为父寻仇的少女形象让人过目难忘,几年之后我还记得她那凶凶的眼神和两条大麻花辫,这部电影也让她获得了奥斯卡提名,一步登上顶级童星行列;后来不论是主演大制作科幻片、热门青春片,还是出唱片、参演《完美音调》,多栖发展得都不错。和她年龄相仿的比如科洛·莫瑞兹,近两年才开始在演技上更进一步打磨;艾丽·范宁片约多多,却似乎也总受限于自己过于甜美的外型。而海莉似乎有种天然的倔强、成熟,她可以演少年老成、背负着沉重往事的女孩,也可以演没心没肺蹦蹦跳跳的美国大妞,外型的可塑性加上更重要的演技担保,她驾驭角色的能力让人看到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而导演自然也看出了她的这些特质,毫无保留地把很多银幕时间都留给了她。她早晨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戴着耳机刷牙,模仿敲架子鼓的动作跟着音乐来上一段,来到客厅发现母亲和继父在亲热早饭都没做,于是她会翻着白眼一面偷偷咒骂这该死的一天,一边又偷偷对着父亲和自己的合影黯然神伤。她面对的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不该承受的痛苦,有过人的才华和坚强的品质,却没有一个可以激发这些品质的人在她身边让她意识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以前这个角色是父亲。

所以大黄蜂的出现,让她不仅仅拥有了一辆新车,而是能够重新找回自己。电影让人感动的落脚点,不是地球又得救了,博派又胜利了,而是两个人分别成长的瞬间:大黄蜂由查莉亲手换上新的收音机,有了自己新的声音,像一个婴儿一样牙牙学语;查莉从惧怕回忆和父亲过去的幸福时光,到鼓足勇气纵身一跃,那一刻她不仅出手帮助了朋友,更帮助了自己。把心上锁或许是痛苦的,但它也是个简单的决定,把锁上的心打开有时候还需要大黄蜂这样的奇迹呢。查莉是多么幸运。

而片中的大黄蜂自不必说,在各种逗趣段落之后显得更加可爱了,像个顽皮又聪明的捣蛋孩子。他不仅在语言学习方面惊喜频频,更是对周遭的世界充满好奇,误闯入查莉家里的他因为笨手笨脚而把家里砸成了垃圾堆,被责怪之后缩成一团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电影特意还把很多镜头给了大黄蜂蓝色亮闪闪的眼睛,充满着纯真和忠诚的光芒,谁不想伸手去抱抱他呢?

电影中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各种80年代的流行音乐和电影,The Smiths自然要被cue很多次啦,虽然大黄蜂一听就把磁带弹出去了哈哈;音乐一首接一首起初觉得是不是有点多?但转念一想,大黄蜂不就是这样说话的嘛,他听得应该比任何人都多才是。另外耐特导演最爱的电影应该是《早餐俱乐部》吧?这部青春片对70、80后一代美国观众来说经典程度可不亚于教父,许多人对里面每句台词都倒背如流,这不,连大黄蜂都对那最后一个镜头心有戚戚呢,振臂一挥,多潇洒的离场!经典永远都不会过时,看完《大黄蜂》,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可得再重温一下早餐俱乐部。

如果说对电影有哪里不满,大概是结局吧。虽然有个能够预见到的小惊喜,但大黄蜂和查莉联手好不容易救完地球,就要踏上各自不同的人生轨迹,实在是有些太让人意犹未尽了。耐特导演你真的不打算再拍一部嘛?没看够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