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男人

《扒手》与《出租车司机》,by 米粒

因为宣传新片《峡谷》的缘故,保罗·施拉德整个礼拜都在纽约参与各种首映、放映活动,顺带也跟影迷亲密接触。昨天IFC影院就举办了罗伯特·布列松的《扒手》放映讨论会,邀请著名粉丝施拉德一起观影。

大学毕业之后施拉德是先做了影评人、作家,后来才成为了著名编剧,除了让他一举成名的《出租车司机》,还有后来的《愤怒的公牛》、《迷情记》(布莱恩·德·帕尔玛)等等,再然后他就自己做了导演。当时施拉德正在写一本关于布列松的书,于是写信给布列松问能否去巴黎采访他。布列松竟然还特意回信说“不能”,不过施拉德不管怎样还是去了巴黎,见到了布列松。布列松读了施拉德对《扒手》热情洋溢的影评,表示理解文章,但对观点不赞同。采访也进行得很尴尬,布列松的回答也基本跟问题不搭界,也不知道最后Film Comment是怎么刊登出来的… 但不管怎样,到了最后快结束的时候,布列松问施拉德,“你在写的这个剧本,听说要去戛纳,你有信心吗?”施拉德当时还年轻,就随口说,“当然有信心,我们会得奖的。”于是这部电影后来真的斩获了金棕榈和最佳男演员,也就是《出租车司机》了。

《扒手》中的米歇尔是一个技巧出众的惯偷,影片中多次以连续的镜头展示其如同魔术一般的扒窃的过程,可以用“艺术”来形容。除了女主角珍,片中的角色似乎都没有来路也不明地消失,不管是警察、朋友还是扒手帮凶,他们看似重要,却也都是点缀。布列松典型的“零表演”也让主角的内心变化变得非常难捉摸,同时他的脚步也从未停下过,我们只能随着他来去匆匆的脚步里察觉到,他似乎迷失了生活的方向,直至成为一个“想要被抓住的扒手”。

影片和《出租车司机》最大也最明显的相似之处便是它们的故事都由主角第一人称叙述串成,各自有自己的日记。施拉德自己也说,“这么一个家伙,住在一间小公寓里,不时地自言自语,写点日记,然后出门,又回家,出门,又回家,电影就这么简单却又这么酷,当时我就想,我也能写这样一个故事。”

《出租车司机》的特拉维斯同样也是一个影史经典人物,不过他好歹是有份正当职业的,虽然只是为了消磨时间。相比米歇尔“想要被抓住的扒手”,特拉维斯应该可以被称为“注定孤独的人”,他在电影里做的事情似乎都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不管是追求竞选团女孩的失败导致对候选人萌生杀意,还是偶遇雏妓想要将其救出,他都如同痴狂般执着,但事情如他所愿进行之后他无一例外地迷失了方向。他在最后捣毁妓院老窝之后,一脸血却面无表情,从结局来看,特拉维斯还是更惨一些的:米歇尔发现了珍的爱情,至少人生还有起点;特拉维斯阴差阳错成了城市英雄,却陷入了更深的迷茫,迷茫在70年代纽约不灭的霓虹灯和腐臭的空气里。

施拉德说起在《出租车司机》成功后,制片厂和Bobby(德尼罗的昵称)联系他说要写个续集。他马上说”this is the dumbest idea I’ve ever heard!”(最愚蠢的主意),因为他认为,把影片的一头一尾去掉的话,特拉维斯的生活就是个死循环,而他的结局注定是死亡,就在《出》故事不久之后。

当然两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除了这些相似之处,我想我们看到的更多会是不同。尤其是德尼罗的角色,不管是莫西干头还是军用外套,都风靡一时,帅~呆~了~

(以下贴一些两部电影的截图,另外因为施拉德当年对《扒手》的影评只有扫描版,希望以后有时间可以把它翻译出来。)

出租车司机.Taxi.Driver.1976.BD.MiniSD-TLF_2013-7-31 下午2.01.56(纽约的夜色)

扒手.Pickpocket.1959.D9.MiniSD-TLF_2013-7-31 下午9.01.17

出租车司机.Taxi.Driver.1976.BD.MiniSD-TLF_2013-7-31 下午2.14.38(日记)

扒手.Pickpocket.1959.D9.MiniSD-TLF_2013-7-31 下午9.05.30

出租车司机.Taxi.Driver.1976.BD.MiniSD-TLF_2013-7-31 下午2.08.55(房间、床)

扒手.Pickpocket.1959.D9.MiniSD-TLF_2013-7-31 下午9.04.14(扒窃的艺术)

扒手.Pickpocket.1959.D9.MiniSD-TLF_2013-7-31 下午9.05.52

出租车司机.Taxi.Driver.1976.BD.MiniSD-TLF_2013-7-31 下午3.12.55(姑娘们)

出租车司机.Taxi.Driver.1976.BD.MiniSD-TLF_2013-7-31 下午2.57.39

出租车司机.Taxi.Driver.1976.BD.MiniSD-TLF_2013-7-31 下午2.39.18(打酱油的斯科塞斯!台词还不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