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米粒

超人也需傍大款

在看《超人总动员2》之前,我抓紧时间复习了一下第一集。对这部电影,我感情很深:它是我最初接触美国动画、最初爱上电影的启蒙之一,也一直作为最爱的皮克斯电影之一留在内心深处。剧情上虽然我印象已经有点模糊,就记得个大概是老爸有难全家支援,三个小孩一个会隐身,一个跑得快,一个还是小婴儿。重看过后,除了仍旧在小飞狂奔的时候笑个不停(现在想想,他的存在让我在第一次看到快银的时候都不那么吃惊了呢),更加感叹皮克斯的厉害,14年过去了这个故事没有一点年代感。的确,《超人总动员》在当年可是有划时代的意义:2004年还没有漫威电影宇宙,诺兰的蝙蝠侠系列开始也是次年的事,动画在动作设计、画面的精致程度上有着当时真人电影还达不到的高度,这样一部制作精良的超级英雄电影自然成为了一座里程碑;而它的内容上更是不输,因为同样是讨论超级英雄身份与存在意义的《守望者》更是等到2009年才出现。《超人总动员》中,故事一开始就给出设定,超级英雄们从光鲜到争议,到完全非法走入地下,过着隐居的生活。所以,虽然第一集中的主要矛盾比较简单,反派只是一个对巴鲍勃由爱生恨的变态粉丝而已,但整体仍旧有一个“悬念”未解决——超级英雄们的命运就是如此了吗?他们还有没有机会重见天日呢? 继续阅读

【戛纳2018】获奖名单+五个地雷

获奖名单:

金棕榈:是枝裕和《小偷家族》

评委会大奖:斯派克·李《黑色党徒》

最佳导演:保罗·帕夫利科夫斯基《冷战》

最佳剧本:爱丽丝·洛瓦彻《幸福的拉扎罗》&贾法·帕纳西《三张面孔》

最佳男演员:《犬舍惊魂》马塞洛·冯蒂

最佳女演员:《小家伙》萨玛尔·叶斯利亚莫娃(未看)

评审团奖:娜迪·拉巴基《迦百农》

特别棕榈:让-吕克·戈达尔《影像之书》

金摄影机(处女作奖):卢卡斯·德霍特《女孩》

继续阅读

【戛纳2018】十个选择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转眼就落幕了,我因为机票买得比较晚,当时如果想买闭幕再走价格非常离谱,只能买了提前一天走😂。没想到,组委会在最后一天排了四部电影,三部竞赛,一部非竞赛的闭幕片,其中还有一部是锡兰😂。真是哭笑不得,对这个无理取闹的安排我只能说:以后机票要早买。

这次也是第一次用自己的这个博客申请到了媒体证件。虽然级别不出意料非常低,但今年的拥挤程度似乎比去年好了一些。可能是因为来的明星不如去年多吧。再加上之前法国影评人的抱怨让电影节加了展映安排,我还是把该看的都看到了。当然还是有几部电影因为把首映场合媒体场合并导致队伍混乱,许多人没有看到,这个肯定也会有很多记者反馈意见,明年应该不会这样弄了。有意见就要提嘛,不然组委会怎么会优化安排呢。

也继续在国内影评人的场刊进行了打分,表格如下(感谢豆瓣的toro每年的辛苦整理!):

接下来是我的十个选择。前四部是豆瓣的五星;后面六部,不一定是电影节我前十喜欢的电影,但我觉得倘若有许多选择,可以优先观看。也顾及了一下所有的平行单元。 继续阅读

跳动的尘埃

90年代初的巴黎,夜店里的年轻男女伴着迪斯科音乐尽情舞动。罗宾·坎皮略的《每分钟120击》中,曾多次用这些画面做转场,而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还属那些反复出现的灯光里飞舞的灰尘。这是一种丁达尔现象,灰尘其实在夜店的空气中一直存在,它们悬浮其中形成胶体,只有强光通过时才会因为颗粒对光进行散射被肉眼所辨。

《120》故事中的人,就像这些尘埃。他们都是最普通的巴黎居民,有学生,有在各行各业工作的人,有孩子,有母亲;平凡的生活或许不易,他们每天忙忙碌碌,却也有自己可以爱的人,已是珍贵。直到有一天,一束强光的出现,打破了平静,原本隐形的普通人,纷纷站了出来——这束强光,就是80年代至90年代初全世界范围内的爱滋危机。 继续阅读

谁才是谁的蝴蝶夫人?

由美籍华裔作家黄哲伦于1986年创作的话剧《蝴蝶君》,英文原标题就很有意思:”M. Butterfly”。故事的主角之一是法国人,所以这个M,既可代表法语中的Madame,也可以是Messieur。于是,该剧对两性关系的思考,自然比本身猎奇的故事要值得说的多。

几年前第一次看时是看的柯南伯格的电影版,自然关注点放在了匪夷所思的剧情上。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和自己的伴侣相处二十几年,同床共枕之后甚至还有了孩子,竟不知道对方的男儿身?堂堂间谍部门,竟然需要用这样一个随时可能戳破的谎言,来栓牢一个早已不任要职的法国外交官?男主角Rene到底是不是异性恋,还只是坚持不愿出柜的同性恋?所有的这些疑惑,相信每个观众心里都有一杆秤,但这个听来天方夜谭的故事的确是改编自轰动一时的真实事件的。

继续阅读

走不出悲伤的人

这是一部非常“丧”的电影。时隔四五个月终于下定决心重看,还是被悲哀击溃。

故事是很典型的美国独立电影感觉的:Lee(卡西·阿弗莱克)独居在波士顿做公寓大楼勤杂工,得知哥哥Joe(凯尔·钱德勒)因心脏疾病去世的消息,他驱车赶回家乡曼彻斯特。Joe的16岁儿子Patrick(卢卡斯·赫奇斯)的监护职责同时也落在了Lee的头上,需要他一并解决。其实最早在圣丹斯首映后看到这个剧情介绍的我,内心是拒绝的。这种中产疗伤电影,主角无非就是以下几种情况,1和前任重修旧好,2遇见新的爱情,3和侄子冰释前嫌,甚至4得到上帝的救赎。有太多太多这样的电影了,多到觉得没有再看的必要。而看毕才知道这部《海边的曼彻斯特》是完全相反的:走出过去、遇见新感情、冰释前嫌这里一个都没有,它说的是一个被悲伤击垮再也回不去的人,它说的是一个活着仿佛死了的人,它说的是死亡的力量——死亡不仅带走生命,更给生还的人留下痛苦,而这痛苦可以有多大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