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米粒

温柔的控诉

在戛纳电影节映后新闻发布会上,是枝裕和曾说:《小偷家族》不仅仅是一部家庭电影,更是对日本社会现实的反映。

从2011年的“命题作文”《奇迹》开始,是枝裕和拍的好几部家庭题材的电影包括《比海更深》、《海街日记》以及日剧《回我的家》都在豆瓣人气颇高,也让他在各类评论中出现的时候,经常与“温柔”、“家庭”、“人性”等标签以及同类型作品大师小津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去年横扫日本学院奖的、讲述杀人犯揭示犯罪隐情的悬疑片《第三度嫌疑人》被认为是“转型之作”、“尝试了新的题材”。

我在看过《小偷家族》之后才回头补看这部前作,发觉恰恰相反的是,是枝裕和在《第三度嫌疑人》是回归了自己熟悉并关心的社会不公、政府不作为等问题,并在《小偷家族》中进行了延伸讨论,对比之下前几年倒更像是在各种温和甚至糖水的故事里找不到方向。《小偷家族》从主要的场景设定开始,就和前几作很不相同:没有了窗明几净的房间,一尘不染的榻榻米,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天妇罗,取而代之的是阴暗湿冷的小平房,六个人几乎睡不下的拥挤狭窄空间,以及虽然素材便宜卖相一般但冒着热气十分诱人的火锅和泡面——主角们都是社会的边缘人,他们一点也不完美,要通过小偷小摸来苟且求生,却丝毫不缺乏彼此的关爱;但法律和秩序就是对他们最为残忍,人的需求和幸福在这些条条框框面前似若无物,没有情感维系的原生家庭被强行安回每个人头上,付出真心的人最终锒铛入狱。 继续阅读

再见,Donna!

还记得第一部《妈妈咪呀》吗?在一个虚构的希腊小岛,人们没日没夜地载歌载舞,仿佛外面的世界、所有的烦恼都不存在,让人感觉像经历了一次永远不会结束的派对——它的兴奋、热情、满溢的幸福感,让人情不自禁地跟着唐娜三人组扭动,忘我地跟着唱”Dancing Queen”。这是一部纯粹的给人带来欢乐的电影。 继续阅读

超人也需傍大款

在看《超人总动员2》之前,我抓紧时间复习了一下第一集。对这部电影,我感情很深:它是我最初接触美国动画、最初爱上电影的启蒙之一,也一直作为最爱的皮克斯电影之一留在内心深处。剧情上虽然我印象已经有点模糊,就记得个大概是老爸有难全家支援,三个小孩一个会隐身,一个跑得快,一个还是小婴儿。重看过后,除了仍旧在小飞狂奔的时候笑个不停(现在想想,他的存在让我在第一次看到快银的时候都不那么吃惊了呢),更加感叹皮克斯的厉害,14年过去了这个故事没有一点年代感。的确,《超人总动员》在当年可是有划时代的意义:2004年还没有漫威电影宇宙,诺兰的蝙蝠侠系列开始也是次年的事,动画在动作设计、画面的精致程度上有着当时真人电影还达不到的高度,这样一部制作精良的超级英雄电影自然成为了一座里程碑;而它的内容上更是不输,因为同样是讨论超级英雄身份与存在意义的《守望者》更是等到2009年才出现。《超人总动员》中,故事一开始就给出设定,超级英雄们从光鲜到争议,到完全非法走入地下,过着隐居的生活。所以,虽然第一集中的主要矛盾比较简单,反派只是一个对巴鲍勃由爱生恨的变态粉丝而已,但整体仍旧有一个“悬念”未解决——超级英雄们的命运就是如此了吗?他们还有没有机会重见天日呢? 继续阅读

【戛纳2018】获奖名单+五个地雷

获奖名单:

金棕榈:是枝裕和《小偷家族》

评委会大奖:斯派克·李《黑色党徒》

最佳导演:保罗·帕夫利科夫斯基《冷战》

最佳剧本:爱丽丝·洛瓦彻《幸福的拉扎罗》&贾法·帕纳西《三张面孔》

最佳男演员:《犬舍惊魂》马塞洛·冯蒂

最佳女演员:《小家伙》萨玛尔·叶斯利亚莫娃(未看)

评审团奖:娜迪·拉巴基《迦百农》

特别棕榈:让-吕克·戈达尔《影像之书》

金摄影机(处女作奖):卢卡斯·德霍特《女孩》

继续阅读

【戛纳2018】十个选择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转眼就落幕了,我因为机票买得比较晚,当时如果想买闭幕再走价格非常离谱,只能买了提前一天走😂。没想到,组委会在最后一天排了四部电影,三部竞赛,一部非竞赛的闭幕片,其中还有一部是锡兰😂。真是哭笑不得,对这个无理取闹的安排我只能说:以后机票要早买。

这次也是第一次用自己的这个博客申请到了媒体证件。虽然级别不出意料非常低,但今年的拥挤程度似乎比去年好了一些。可能是因为来的明星不如去年多吧。再加上之前法国影评人的抱怨让电影节加了展映安排,我还是把该看的都看到了。当然还是有几部电影因为把首映场合媒体场合并导致队伍混乱,许多人没有看到,这个肯定也会有很多记者反馈意见,明年应该不会这样弄了。有意见就要提嘛,不然组委会怎么会优化安排呢。

也继续在国内影评人的场刊进行了打分,表格如下(感谢豆瓣的toro每年的辛苦整理!):

接下来是我的十个选择。前四部是豆瓣的五星;后面六部,不一定是电影节我前十喜欢的电影,但我觉得倘若有许多选择,可以优先观看。也顾及了一下所有的平行单元。 继续阅读

跳动的尘埃

90年代初的巴黎,夜店里的年轻男女伴着迪斯科音乐尽情舞动。罗宾·坎皮略的《每分钟120击》中,曾多次用这些画面做转场,而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还属那些反复出现的灯光里飞舞的灰尘。这是一种丁达尔现象,灰尘其实在夜店的空气中一直存在,它们悬浮其中形成胶体,只有强光通过时才会因为颗粒对光进行散射被肉眼所辨。

《120》故事中的人,就像这些尘埃。他们都是最普通的巴黎居民,有学生,有在各行各业工作的人,有孩子,有母亲;平凡的生活或许不易,他们每天忙忙碌碌,却也有自己可以爱的人,已是珍贵。直到有一天,一束强光的出现,打破了平静,原本隐形的普通人,纷纷站了出来——这束强光,就是80年代至90年代初全世界范围内的爱滋危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