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斯洛伐克电影新浪潮(1)

by ICEbergLee

主要参考文献:
《捷克文学史》
《革命!1960年代世界电影大爆炸》
《战后欧洲史》
《东欧史》
《Czech New Wave Filmmakers in Interviews》
《The Czechoslovak New Wave》
《Cinema All the Time: An Anthology of Czech Film Theory and Criticism》
《Czech and Slovak Cinema: Theme and Tradition》

 

1.早期影史简介

在爱迪生和卢米埃尔兄弟发明电影之后不久,捷克斯洛伐克大陆就迎来了第一批的电影放映,这些放映是在布拉格和卡罗维发利(Karlovy Vary)这两座城市进行的。当时,整个捷克斯洛伐克大陆仍处于奥匈帝国的控制之下,所谓的捷克和斯洛伐克早期默片也是依靠位于布拉格、维也纳和柏林的电影工作室相互合作摄制的,完全由本土独立完成的影片一直没有出现。尽管捷克斯洛伐克本土致力于电影这一新兴事物的有志之士创立了一些电影公司,但这些电影公司无不早夭,这也使得捷克斯洛伐克民族电影的发展迟迟未能打开局面。
1918年一战结束,奥匈帝国瓦解,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于同年10月28日建立。战后独立的欢欣气氛刺激了电影业的发展。1921年,企业家米洛什•哈维尔(Miloš Havel)将他名下的两家电影发行公司——“美国”影片公司(American Film distribution company)和“传记”影片公司(Biografia film distributors)——合并成A-B电影股份公司(A-B Joint Stock Company)。1931年,米洛什•哈维尔的哥哥瓦茨拉夫•哈维尔(Václav Havel,即前捷克总统哈维尔的父亲)要在布拉格郊外的一座小山上建造一爿奢华住宅区。在米洛什的提议下,瓦茨拉夫决定在住宅区里增加一个电影工作室,这就是在捷克斯洛伐克电影史上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巴兰多夫电影工作室(Barrandov Studios)。巴兰多夫电影工作室于1933年竣工,起初的定位是寻求外资摄制史诗巨片。在后来的新浪潮运动时期,巴兰多夫电影工作室成为了新生代导演的大本营。

BarrandovStudio-h-neg
这一时期的另一个重要的电影工作室是由演员兼导演出身的卡雷尔•拉马奇(Karel Lamač)建立的卡瓦利尔卡电影工作室(Kavalírka Studios)。在这个工作室于1929年毁于大火之前,它摄制了许多重要的默片。
古斯塔夫•马哈蒂(Gustav Machatý)的创作最早吸引了世界影坛对捷克斯洛伐克电影关注的目光。马哈蒂在1919年年仅十八岁的时候就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泰迪想抽烟》(Teddy by kouřil, 1919),随后他去到了好莱坞。在1920-1921年间,马哈蒂分别担任了格里菲斯和埃里克•冯•施特罗海姆(Erich von Stroheim)的助手。回到祖国之后,马哈蒂于1926年拍摄了他的第二部长片《克莱采奏鸣曲》(Kreutzerova sonáta, 1926)。这部影片改编自托尔斯泰的短篇故事,讲述了一位妒忌心强的丈夫与他放荡妻子的纠葛。影片的高潮部分十分精彩,丈夫的臆想画面与事实交替出现,最终令人难以确定孰真孰假,从而使观众陷入了与丈夫一样的精神高度紧张状态,非常成功地营造出惊悚的氛围。这部影片对“情欲”进行了分析与刻画,这一主题也成为了马哈蒂导演生涯中最重要的创作源泉。在接下来的《诱惑》(Erotikon, 1929)和《狂喜》(Extase, 1933)中,马哈蒂持续探讨着两性之间的微妙情欲关系。《狂喜》一片在193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片中的裸露镜头数量在当时的世界影坛仍属罕见。片中女主角扮演者海蒂•拉玛尔(Hedy Lamarr)一般被认为是影史上第一位裸体出镜的女演员,她也因本片迅速蹿红,之后被好莱坞挖角而去。尽管马哈蒂的作品更多是因其题材的争议性而知名,但他在电影形式美学上的追求其实代表了捷克斯洛伐克默片时代的最高水准。无论是《诱惑》中将摄影机捆绑在火车车轮上方拍摄的摄人心魄的车轮运动特写镜头,还是《狂喜》中自主运动的摄影机,都体现出捷克斯洛伐克电影在对形式美学的追求上所具有的传统。

hedy-lamarr-profimedia-0093881267_denik-1024
兼具演员和导演双重身份的约瑟夫•洛文斯基(Josef Rovenský)在1933年拍摄了《河流》(Řeka, 1933)。这部影片展现出了捷克斯洛伐克电影的抒情主义传统,它刻意地淡化了情节线索,而是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刻画自然景色以及人与自然的对抗上面。《河流》与《狂喜》一样参加了193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并受到了赞誉。洛文斯基还在德国著名导演乔治•威廉•巴布斯特(Georg Wilhelm Pabst)的《迷失少女日记》(Tagebuch einer Verlorenen, 1929)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捷克第一位在欧洲范围内知名的女演员安妮•昂德拉科娃(Anny Ondráková,曾在希区柯克的第一部有声片《敲诈》(Blackmail, 1929)中扮演女主角),也是洛文斯基一手发掘出来的。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捷克斯洛伐克最重要的导演是马丁•弗里奇(Martin Frič)。弗里奇拍片产量惊人,在他40年的电影生涯中拍摄了超过85部剧情长片以及一些短片和纪录片。弗里奇最为人熟知的导演作品都是喜剧片,他的喜剧片以剧本上的巧思见长,故事的发展往往出其不意。他导演的《狗头》(Psohlavci, 1955)曾于1955年在戛纳电影节上被提名金棕榈奖。喜剧片是捷克斯洛伐克导演十分钟爱的电影类型,后来的新浪潮中有很多电影都是喜剧片,他们所继承的传统正是从马丁•弗里奇这里开始的。
奥塔卡尔•瓦伏拉(Otakar Vávra)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进入电影界,此时正是捷克斯洛伐克电影从默片向有声片过渡的阶段。瓦伏拉从编剧做起,逐渐获得了执导影片的机会。他最初以拍摄历史题材的影片闻名,在后来的新浪潮时期他亦转变风格并依然活跃。瓦伏拉于1949年首次被二战后刚刚建立起来的FAMU(Filmová a televizní fakulta Akademie múzických umění v Praze,布拉格表演艺术学院电影电视学校)邀请去担任教师,此时FAMU还没有导演系。从1954年开始,瓦伏拉花了一年的时间在FAMU筹备建立了导演系。他编写了导演教育计划的五年课程,并于1955年正式开始为第一批导演系的学生授课。 这一批学生当中就包括了伊利•曼佐、薇拉•希蒂洛娃、埃瓦尔德•绍尔姆(Evald Schorm)、扬•施密特(Jan Schmidt)等人,他们组成了后来新浪潮电影的中坚力量。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捷克斯洛伐克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的最高成就是1947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得奖影片为卡雷尔•斯泰克利(Karel Steklý)执导的《罢工》(Siréna, 1947)。

 

2.从文学到电影

捷克斯洛伐克电影与文学的关系十分紧密,瓦伏拉就一直在强调文学作品作为电影创作来源的基础这一点。不仅是小说,散文、诗歌以及民间传说都是捷克斯洛伐克导演取之不尽的素材库。捷克著名作家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甚至曾在一次演讲中指出“捷克斯洛伐克每个时期的优秀电影实际上都是捷克斯洛伐克文学史的一个组成部分”。
实际上,在电影诞生以及最初的探索年代中,各个艺术领域的艺术家都曾试图涉足电影这一新兴艺术,并引领了一些先锋电影运动。捷克斯洛伐克也是这种情况,只是文学界相对于其它艺术界来说,对电影的影响更大且更为深远。
1918年捷克斯洛伐克独立之后,文学界也迎来了一次蓬勃发展的契机。1920年10月,先锋派文学社团“旋覆花社”(Devětsil)在布拉格成立,最早由一批爱好文艺的高中生组成。首任主席和倡导者是弗拉迪斯拉夫•万楚拉(Vladislav Vančura),后来则一直由卡雷尔•泰格(Karel Teige)领导。社团里年轻的先锋派艺术家们从一开始就反对文学艺术中的主体主义以及文明主义,而提出了“应把反映新生活内容的作品放在一切新的艺术作品的首位”。 后来的新浪潮电影运动也正是秉持着这一创作理念。1923年,卡雷尔•泰格和维迭兹斯拉夫•奈兹瓦尔(Vítězslav Nezval)在艺术界发起了一项名为“诗歌主义”(Poetismus)的运动。同时,卡雷尔•泰格也涉足电影领域,发表了一系列有关电影的文学性和诗性的文章,将电影也纳入“诗歌主义”运动的创作阵地。他主张电影不应该被看作是“一种煽动性和有倾向性的艺术工具”,而应该是“一种诗性的艺术,一种描绘地球上所有人生活的全部的全球艺术”。 此后,“旋覆花社”的部分成员开始创作电影剧本。新浪潮中的一些电影即是改编自“旋覆花社”成员的文学作品。
也是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前后开始,著名无产阶级小说家、剧作家卡雷尔•恰佩克(Karel Čapek)和他的哥哥约瑟夫•恰佩克(Josef Čapek)一起发表了一些关于电影美学探索的文章。不仅文学创作者积极撰写文章思考电影艺术,文学史家和评论家也同样涉足电影评论领域。“布拉格学派”的代表人物扬•穆卡洛夫斯基(Jan Mukařovský)在他撰写的电影评论中,对电影中的时间问题做了思考。
电影成为了文学界的宠儿,许多文学界人士甚至开始亲力亲为投身电影界。万楚拉致力于推动电影中新的美学形式,以期对抗传统电影美学。他除了编写电影剧本,还积极号召文学界、音乐界、戏剧界的人士一齐参与电影创作,对捷克斯洛伐克电影形式和创作题材的革新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