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战1&2》的精英政治

《寒战》本质上是关于办公室政治,虽然有闹市区爆炸、车祸、虐待疑犯、警员失踪等一系列先声夺人的开场戏,但直到以郭富城为首的管理组和梁家辉为首的行动组在警局碰面时,观众才醒悟,原来真正的战场是在由玻璃墙隔开的办公室里,N级戒备还不如警察副局长被叫去廉政公署喝茶那样轰动。不过,把香港搅乱的高智商儿子彭于晏最终目的竟是让老爸梁家辉坐上局长位置,让影片在暴露其虚张声势的尴尬中收场。于是《寒战2》试图把格局扩大,干脆搬演了一场政变,让原本警局内部的文武官之争变成特区派系斗争的前线:以郭富城及其靠山保安局局长刘德华一派,对阵梁家辉和利用他的张国柱、李子雄等“野心家”。

创作者无疑把郭富城一派树为正面形象,背后支撑的是他们开口闭口都谈的法治精神。于是,郭富城夺权和铲除梁家辉势力便有了合理性,为的是维护警队作为公正执法者的性质,维持香港的法治。与之相反,梁家辉则意气用事,被批评搞人治,还和一小撮玩寡头政治的高官走在一起,虽然更有人性,但终归是被抛弃的一方。但创作者所设的“法治对人治”的关系又是矛盾的。郭富城不也在推动投票罢免梁家辉时耍政治手腕,后来还承认“机制只是工具”?刘德华和郭富城不都干了私自泄密的行为,还以“非常时期,用非常方法”来自我辩护?林家栋投靠郭富城一方时祭出“法理精神”,但不久前不是还关门虐待疑犯?郭富城在《寒战2》的结尾升华段落抛出“警队的每一个决定都不可以成为野心家的政治工具”,但他自己不就是刘德华一派的工具?所谓法治的背后不也是人的意志?所谓公正执法的背后不也牵涉着政治利益?法毕竟是人定的。于是,人的好坏就成了这场讨论的关键;好人用法就是做好事,坏人用法就是搞破坏。“法治”和“人治”的对立根本上是道德问题。

在《寒战》系列当中,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稍微看看两派的阶层特性就不难看出区别:郭富城等人是技术官僚、坐办公室的精英阶层,而梁家辉一伙则是负责地面行动的基层人员,代表的是草根阶层。从故事中不难看出创作者的精英立场:精英阶层冷静、顾大局,草根阶层则是鲁莽、容易被利用;草根阶层作反是坏人的操纵,精英阶层保护自身的利益是出于维护大体秩序的需要。这里暗含的逻辑是:精英比草根更懂得什么对社会好。不然,为何刘德华在面对记者提问时,还要“谆谆教诲”记者先回去熟读香港《基本法》?“我懂得多,所以我更厉害”,这就是精英政治的逻辑。但政治不是高考做题,政治力量也不和人知识的多少成正比。政治关乎的是民生。试问,抱着高人一等的心态的政治精英会懂得和代表民众的利益吗?这不是读书就能解决的问题。

《寒战》系列以及不久前的热门港剧《选战》都是宣扬精英政治的代表作,让技术官僚和自以为为民发声的悲情英雄来拯救(弱势的)民众。但是,近年来世界政治格局的变动已经暴露出精英政治如何与大众及民生脱节。这也难怪《寒战》系列的角色被批没血没肉:在这里,政治是处于空中楼阁的。而创作者则似乎乐于维持这种隔绝的幻觉:不读《基本法》还配问刘特首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