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分界》:分的真是阶级?

谈论阶级的不一定就是马克思主义者。

美国HBO纪录片《阶级分界》(Class Divide, 2016)展现的是纽约市切尔西区一条大道两边截然不同的景象:一边是面向中高收入孩子的私立学校,另一边是穷人和有色族裔住客为主的政府楼。两边的孩子隔路相望,彼此对对方怀有刻板印象。他们各自有着差异很大的社会和经济背景,而这些生下来就影响他们的因素将对他们未来的人生产生重要的影响。与此线索平行的是现时纽约市愈发严重的贵族化现象:大量豪华高楼沿着热门景点高线公园拔地而起,迅速改变着切尔西区的面貌和人口分布。

创作者是在赞叹纽约市很多元化、穷人富人都是人?还是在哀叹社会分层不可避免,但起码双方都有尝试架起桥梁的美好愿望?不论乐观还是悲观,有一点是清楚的:片中的“阶级”按的是收入来划分。按照这种划分,能付钱进私立学校享受优秀资源的是中高收入的阶级;收入低要靠政府提供住处的是低收入的阶级。根据这种标准,双方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利益冲突:大家都有学上有房住,互不干涉;中高收入的在资源上有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事,但低收入的可以通过个人的努力把收入提高,就可以“走出大山,”加入高端人群啦。矛盾,据影片所展示,更多是态度上的问题:互相有着刻板印象,互不理解。解决方法自然而然就是多交流,多理解,大家合作搞个摄影项目,认识到彼此都是人都有梦想,仇视就少点。大的资源差异上的问题,富人多资助一点穷人,穷人再加把劲往上爬,阶级问题就会淡化下去。这就是创作者在“阶级分界”上的立场。

这种立场反映的是现时美国自由派学者和进步人士喜欢挂在嘴边的“阶级歧视”(Classism)。“阶级歧视”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阶级瞧不起和欺负另一个阶级。根据这种定义,如果说解决种族歧视的方向是追求种族平等,解决性别歧视的方向是追求性别平等,那么解决阶级歧视的方向就是追求阶级平等了。在自由派的理想宇宙中,阶级能够平等,因为社会力量是能够互相制衡的,而政府是制衡的结果,本质上是中立的。于是,在一部涉及贵族化和阶级的电影里,观众竟然几乎看不到政府的影子(除了某个议员短暂地出来做了个秀以外)。如果在中国拍这种题材采取这样的态度,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处于社会顶端的有钱人通过盖豪华高楼牟利,而工薪家庭和白领人士(涵盖影片所指的两个阶层)因为豪华高楼导致周围地税和租金的上涨而受到更大压力,不得不搬到更远的地方。这就是贵族化对社区的切实影响:少数有钱人更有钱,广大民众更穷。而政府呢?在纽约市,市议厅被地产商操纵,官商勾结是公开秘密。现任市长白思豪就爆出过钱权交易(pay-to-play)的丑闻:大地产商捐款资助其竞选,上台后不仅对豪华高楼大开绿灯,还抛出所谓“可负担住房”的政策来鼓励地产商大建市场价公寓。曾属共和党的前市长彭博已是推动逼迁的罪魁祸首,摆明帮地产商;打着进步旗号的民主党市长白思豪上台后(电影所处的时间),逼迁现象不降反增,甚至大力推行对政府土地和政府楼的私有化(电影中的穷家庭就是住政府楼)。这不是两党都为有钱人服务的一个典型例子吗?纽约市民也不傻,深知政府不代表他们的利益,选举时干脆不投票,导致历来选举的投票比例都极低。但这种政治上愤世嫉俗的立场又反过来帮了当权派:不把当权派投下去,他们不就能继续大行其道推动亲有钱人和地产商的政策了吗?又或者如《阶级分界》所示,贵族化和不平等是自然和不可避免的现象,政府也不需负责了,那人们为何还需花力气去投票站行使政治权利作出改变?

发表评论